创业故事——我的职场在农场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8-06-14浏览次数:24

创业故事——我的职场在农场

  邢志寅:天津农学院动物科学专业2008届毕业生,20109月辞去养猪场的工作,从广西巴马县引进14头种猪,在天津市静海县良王庄进行香猪繁殖。

  郭昕:毕业于马来西亚KDU伯乐学院计算机系,2003年回国,先后在深圳、上海做电子商务,2006年回津创业。现在天津市宝坻区牛家牌镇青南万亩林区承包300亩地,养殖柴鸡2万余只,年收入百余万元

  孙升:原山东一名国企“白领”,2003年为帮哥哥解决燃眉之急,年过40的他来到北京大兴经营昌兴梨园,先后两次获得“梨王”殊荣。2011年,他的梨园成为“北京出口果品注册备案基地”,实现了北京果品批量出口的第一单。

  走出钢筋水泥森林,逃离喧哗闹市,许多城市人现在都想回归田园生活。可如果把家搬到农村,开荒种地,养狗喂鸡,没有百货商场,没有酒吧KTV,甚至没有数字电视,又有几人能坚持?

  邢志寅,郭昕,孙升。大学生,海归,白领。是什么原因,让他们放弃做市民,而选择去做一名农民?他们在农村的生活如何?创业过程中又会遇上怎样的难题?

三个创业故事

  大学生养猪,留学生养鸡,白领种梨——他们经历不同,创业初始却选择了同一条去农村的创业道路

1012日,邢志寅养的3只母猪开始陆续生小猪。掐脐带、剪獠牙、打编号,邢志寅两天两夜没合眼,亲手接生了20多只小猪崽儿。如今,这些小猪崽儿全部成活,个个长得白胖粉嫩,煞是可爱。可邢志寅欣慰的笑容里却藏着一丝苦涩——猪越养越多,销路却迟迟未能打开,加上这些新生的小猪,存栏的猪已达60多头,饲料成本的一再增加让他倍感“亚历山大”。

25岁的男孩子本该过得很惬意,找份工作,守着父母,交个女朋友,平日上班,周末约会。可邢志寅却辞去了工作,只身一人来到郊区创业,终日与猪为伴。“我也想找个女朋友啊,可谁家姑娘愿意跟我一起在这里养猪呢?”2010920日,邢志寅带着自己从广西巴马县引进的14头种猪扎根良王庄,开始养殖巴马香猪。“这是我长这么大记得最清楚的日子,其实,我更想记住另一个日子,就是我淘到第一桶金的那一天,可是,一年多过去了,还没有看到任何希望。”说到这里,邢志寅有点失落。这一年多来,除了低价卖出几只香猪给别人做宠物,他没有谈妥一个愿意长期购买猪肉的客户,资金无法循环,每天一睁开眼,哪里都需要钱。

  缺钱,似乎是每个创业者都无法摆脱的困境。本市人力资源专家告诉记者,据不完全统计,年轻人,尤其是大学生创业,资金的来源绝大部分都是依靠父母。而在创业初期,基本都是高投入低回报,甚至是零回报,那么,资金越充裕才越容易坚持下来,才能逐渐走出困境。

  而郭昕算是十分幸运的。由于父母经济状况较好,加之自己之前的工作时间较长,有一定积蓄,他的养鸡场起步得比较顺利。而且,他从创业初期就雇了帮手,开始雇1个人,现在已经雇了6个人,有人帮衬着,再多繁杂的事情也可以理出头绪,分工合作自然事半功倍。不过,郭昕经营得也并不轻松,主要是因为家禽免疫力比较低,而且,往往一只患病就会迅速传染扩散,不及时发现就会一发不可收拾,所以,养鸡场的防疫是郭昕工作的重中之重,以至于他现在都有了一点“强迫症”,每天晚上不去鸡舍巡查两遍就睡不着觉。“鸡是非常胆小的动物,休息时也非常安静,我晚上巡舍发现任何异常的响动都会很不安,比如鸡打了个喷嚏啊,或者它的呼吸变粗了我都能察觉出来。”

  与邢志寅、郭昕毕业不久就开始创业不同,“梨王”孙升当初可是“临危受命”,面临的不仅是缺少资金的问题,而是外债高企,经营难以为继。在2003年之前,孙升在山东的莱阳宾馆做后勤行政工作。因为喜欢动脑,他的抽水马桶节水小发明还得到了原来工作单位所在区的表彰。虽然出生在中国的梨乡——山东莱阳,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与梨日夜厮守。2003年,孙升的大哥孙明因为看好北京市场,不远千里来到大兴长子营镇再城营村承包了昌兴梨园。但由于经营和技术都不成熟,梨园收成并不好,销售也受阻。眼看着投入不菲的产业岌岌可危,孙明不得不向“脑子活”的弟弟孙升求救。“当时,我们领导根本就不放我,最后是我找了市里的领导才得以来到北京,原单位给我办了‘停薪留职’,明年我就可以退休领到退休金了。”孙升说话带有浓重的胶东口音,他说:“我们山东人最讲求的就是诚信、实在。”来到梨园后,孙升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这一棵棵梨树上。尽管当时他已经是过了不惑之年的中年人,但那股踏实肯干的勤奋劲儿和爱动脑子的钻研劲儿丝毫不输年轻人。在他不断的技术攻关之下,不长果的梨树终于长果了,而且越长越大,越长越好,梨园在他的“一手拉扯”下终于逐步走上正轨。

      三个家庭故事

  他心疼贤惠的妻子,他愧疚年幼的儿子,他牵挂二老爹娘——农村创业缺不了亲人的支持

  记者打电话到昌兴梨园时,孙升恰巧不在。自从“北京出口果品注册备案基地”这一锃亮的铜牌挂在了梨园的大门口,孙升就比以前更忙了,到全国各地授课、到国外考察交流,令他应接不暇。记者打电话时,他正在去讲课的路上,接电话的是孙升的妻子韩女士。韩女士3年前退休后追随丈夫也从山东来到了北京,当记者问她是否支持丈夫当初的这一选择时,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:“不赞同,不支持”。韩女士的声音满含疲惫:“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干这个,虽然现在看小有成就,但我真的是太累了。虽然园子里雇了10个人,不定期地还会雇些短工,但打理菜地、喂狗的活儿都是我的,每天干完这个干那个,根本忙不过来,我太累了。”

  对于妻子的态度,孙升一直是了解的,他说自己从年轻时当兵开始离家,一路打拼都没回去过,而且自己本就是农民出身,所以在梨园还挺享受的。但妻子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,没干过这些,还患有高血压、心脏病,身体并不好。自己现在经常外出,梨园的重担都压在妻子身上,“我很心疼”。

  自主创业是郭昕学生时代就有的想法,其间多次跟父母沟通交流过,所以,他在迈出这一步时,遇到的家庭阻力要小得多。不仅如此,郭昕还在自己的养鸡场收获了爱情,听上去似乎还有点“童话色彩”。郭昕的岳父和他父亲是朋友,在他创业初期,现在的妻子小曼和父亲常来帮忙。有一次,郭昕正在发愁怎么让雏鸡晚上自己上架睡觉,一旁的小曼就说:“我看到母鸡上架,小鸡也会跟着往上跳。”郭昕照此方法一试,果然奏效,当即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小曼聪明可爱,更难得的是不怕吃苦,愿意跟他一起创业,为此还辞去了杂志社的美编工作,这一切都让郭昕觉得特别感动。现在,他们的儿子已经快3岁了,平时交给爷爷奶奶带,周末会接过来。“儿子很喜欢这里,每次来都跟我养的猫啊狗啊玩得很高兴。不过我们一周才能见孩子一两次,跟城市里的家长每天守着孩子还是不一样,心里总是有点愧疚的。”提到儿子,郭昕的眉梢眼角都是笑意。

  虽然不能每天看见儿子,但郭昕至少能跟妻子在这“世外桃源”长相厮守,邢志寅对家人更多的是牵挂。邢志寅的养猪场只有他一个人,妈妈周末才会来看他,虽然他很想跟妈妈呆在一起,但往往却要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出去跑市场,因为平时他一步都走不开。爸爸偶尔会开车带着爷爷过来,爷爷还在房后开垦出一片菜地,邢志寅的心思都在猪上,地里种的为数不多的几种蔬菜他都认不全。现在看来,一家人虽然聚少离多,但还算其乐融融。不过,邢志寅说,当初也是经历了一番挣扎。“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,非要来农村养猪,这搁谁父母也不干啊!”邢志寅虽然理解父母,但并没有妥协,“父母不同意,我就‘消极抵抗’。我把工作辞了,也不出去找新的工作,这种状态持续一阵父母就没辙了,还给了我十几万元做‘启动资金’。”

  南开大学心理学教授袁辛认为,能够选择到农村创业,勇气可嘉。而且年轻人如果能够带着自己的真才实学来尝试开辟新天地,是非常积极的,希望家长能够多理解他们,甚至融入他们的生活,不要盲目阻止和批判。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